注册城市号 登录
 找回密码
 注册城市号
搜索
爱我城市 首页 原创 查看内容

乡宁关王庙下川村, 那时辉煌今沧桑!

2017-9-8 00:06 | 查看: 120| 评论: 0|原作者: 行走的北瓜|来自: 爱我城市乡宁网

8月中下旬,跟着单位走访了马壁屿中段的关王庙乡下川古村。古村中现已无人居住,他们全部都搬至新村,一座荒废的古村却保存完好。来之前就听说这里曾经可能是为汉代骐县遗址,便更增加了几分神秘感。古城·古道青石 ...

8月中下旬,跟着单位走访了马壁屿中段的关王庙乡下川古村。古村中现已无人居住,他们全部都搬至新村,一座荒废的古村却保存完好。来之前就听说这里曾经可能是为汉代骐县遗址,便更增加了几分神秘感。

古城·古道

青石板路与石窑,记载着曾经的辉煌

下川村原本距离云丘山景区很近,但由于修路我们只能绕道而行,大约走了1个小时才来到这里。穿过新村民居住的新村,来到一排像古堡一般的石头窑洞区,这里就是下川古村。踏着青石板砌成的古道,慢慢靠近石头窑洞。这些石窑洞我猜想古时候是官兵的住所,为了把守、打仗更为方便,也是为了守住全村的大门。这一排石窑洞全是二层结构,有的甚至更高。想必也可以起到城墙的作用吧。由于早已空无一人,四周绿树成荫,内心还是觉得这里有些阴森。

一座古城堡中,有怎样的过去?

而石窑洞外面的古道早已不走车,偶有上山种地或放牛的人走。古道轮廓十分明显,只是长了些荒草,有些碎石,依稀可见有车轮压过的痕迹,想必古代这里天天车水马龙,热闹非凡吧。有人推测下川村的古道,最早可追溯到春秋晋国时。晋文公的母亲和晋惠公的母亲的家乡,极有可能就位于现在的乡宁县境内。晋文公重耳当年逃亡时,经过母亲的家乡,受到过狐氏兄弟的保护。在他成为晋文公后,对这块地方格外眷念,加上鄂水流域草木茂密,动物丰富,所以他常来此狩猎,并建有行宫,那些古道,有可能是当年遗留下来的皇道。

南门上方的石龙头已被毁坏一部分,但仍旧目观四方

据说,下川村原有六个城门,南北各两个,东西各一个。而现在仅剩两个门,即南门。其中一个门洞正上方,有石龙头,但时间太久风化加之破坏,龙头的细节已被毁。而门洞建造年代不详。门洞上方有一个小庙,叫做山龙庙。

另一石门外,是下川村新村,一头驴子挡着去路

而另一个石门的外面,就是下川村的新村,盖了新的房子,通了电,有了自来水,方便得多。可惜有一头驴在石门下拴着,挡了去路,我们并没进入新村探访,只能从远处观望。

王家与燕姓

现在的下川村,大部分人家都姓王。王家最早是在元末年间,因经商,从陕西省神木来到乡宁县,而后定居在下川村。

但下川村原本叫燕家川,是燕姓人居住的地方。但王家祖先搬来后,与燕家人发生了矛盾,闹得不可开交。一片风水宝地,谁也舍不得离开,各有各理。于是动了官司,要挖墓取证。王家人或许心里事先有大委屈,赶在官员断案前,悄悄将燕家祖坟里的鉴砖换成自家的。王家因此打赢了官司,燕家人愤而搬走。从此王家就在事实上认了燕家祖先,每年清明祭祖时,便携两份供品,先供燕家祖先,再供自家的。他们挤走了燕家后代,却被迫认了燕家祖先。误认还是强认,总之祖先在上,后来人的供奉都是虔诚的。

没落的石头村

曾经热闹的石头村,如今却有些寂寞。

穿过村子的拱形石城门,进入村庄之后,发现村中的各石窑大多保护得很好。这个村庄基本由石头打造。

老屋虽然闲置,但依然保存完好!精致的木雕没被破坏

老房屋已空空地闲置着,保存完好的大多街门紧闭,铁门环相扣,简单地挂着一把小锁子。而有的院落却大敞着,里边的房屋好坏参半。石窑洞,圆拱形的门窗,两层居多。木质的窗棂发黑,糊着的麻纸已被风雨吹破。而有的房屋,做了牛舍,而村中的道路上到处是牛粪,有的甚至还是新的。有的屋舍大门敞开着,带着好奇走进去,却只能远观,原来院子里杂草丛生,而整个院子里到处都是牛粪,实在是没有落脚地,已经空闲的屋子里堆满了牛粪,味道有些刺鼻,便只好走出院子。村子的草木茂密,看来不少村民在此放牛喂牛,虽然味道有些重,但足以说明这里还没完全被人遗忘。

这里的王家祠堂,据说过去村中办事全都在这里

村子的前排石窑洞,每家每户的院子非常大,围墙也非常高。从大门的木雕、石雕、门楣等来看,都是大户人家,在古代有一定的身份的低位。而村中的深巷中的家户建筑则简单得多。前排大户的其中一户是王家祠堂,一块木质牌匾悬在街门上方,上书“报本堂”三个黑字。据说,房间里面陈列着王家历代先祖在世间的证明。

从门缝中我们可以看得出,这是摆酒席的地方。

可惜大门紧锁,向内推了推大门,露出门缝,从门缝向里面望去是个四合院。院子中间有大堂,面积很大,应该是古代村中办事的地方。

拴马桩在古代是一种身份的象征

在村中行走,见过一户大院落,外围石墙上突出的拴马桩有好几处,拴马桩在古代是一种身份的象征,想必这应该是曾经村中比较有威望的大户吧。

村庄原有两个戏台,现在只剩下其中一个。戏台前檐上的木雕颜色还艳,房梁上写着大清嘉庆年间重修。戏台下面还有一层,原来摆着许多大缸,是制造音响的,现在堆满了杂物。

除了房屋,村中最多的是石碾,几乎家家户户有石碾。有的石碾还在原地驻守着,而有的直接被垫了路面。

古县城的猜想

据《乡宁县志》记载——“义宁元年,析忤城地,于吕香镇东十里复置平昌县。”而后又根据地理形势和历史文献,学者们推断这里是汉代的骐县和隋唐时的平昌县遗址。还有资料直截了当地指出,骐县就在今天的关王庙乡。

推断下川村为一座古代城池当然还有别的依据,学者们根据以下特征就此推断。

一个普通的山村不应该有这样多不普通的东西。如今亦然保存较为完好的两座城门,写满了太多的沧桑,可见其历史的久远。在普通的山村很少有的石砌的街道,不仅依然平整,而且有内街和外街两条,可见其往日的繁华。

虽然旧村已无人居住,但依然会每年换新的灯笼挂上去。

        而街道两旁的窑壁上,除了的拴马桩之外,而在一人多高的地方,亦有同样的石孔,而后才知道这是挂灯笼用的。其习俗依然保持到至,每到正月十五,家家依然于此悬挂红灯,庆贺新春。这应该是最古老的街灯了,它是下川村做为古代城池最有力的活证据。

古代的乡村都有这样或那样的庙宇,但无论如何,一个偏僻的乡村有十三四座这样多的庙宇,却有些罕见。在村子东南方向的鱼儿山上,有文庙(孔夫子庙)。在中国封建社会,历代的统治者对文庙的设立都有比较强硬的规定,也就是必须建在县城以上的城市。现存的夫子庙建筑,只有很小的一个石头与砖砌起来的窑洞建筑,旁边长有一棵椿树,边上是一块平整的玉米地。显然,当初的夫子庙坍塌后,村人根据有限的财力重新建造了一个心目中的夫子庙,为的是继续祭拜孔夫子。仅凭这一点,就足以说明下川村的历史地位了。

据民国版《乡宁县志》金石记•金类有如下的记载:綦鼎铭,器不知所在,铭三字曰:“裒(綦)父乙”,(后二字平列)。薛氏顿识铭曰:“綦父乙者,綦,盖国名也。历考《商书》,虽不闻国之名綦者,然归毫之际,诸侯所会者至于三千,安知其无綦也。大抵为史者,非因事以见之,则亦不能全载也。”杨秋湄曰:“谨案书所命四人綦,弁释文,马本“綦”作“骐”,诗其弁伊骐亦径,以“骐”为“綦”……”路氏曰:“骐,古国,汉有骐侯国在河东。”这段文字说明,“綦”即“骐”,早在商代,在汉代骐县也就是今天的下川村一带,极有可能已经存有古骐国。但目前为止,还是没有最终定论,下川村确切是汉代的骐县和隋唐时的平昌县的古县城。

故而,转念一想,如上所说,吕香县与平昌县相距不过十余里,位置如此之近,却有两座县城,还是有些疑问呢?难道古代的县域非常小,或者是由于地理位置或是其它原因让两座县城紧挨着,这仍然是一个谜,还有待考证。

(文中部分图片由帽帽拍摄。)

欢迎关注我的大鱼号:爱我城市乡宁网
微信公众号:i5csxn

最新评论

  • 三晋大地披银装 人工增雪有贡献
  • 临汾霍州市公安局6小时快速侦破一起绑架案
  • 山西迎大范围降雪 中南部多条高速封闭
  • 山西临汾首富 从420亿身家到消费限制的传奇
  • 霍州市公安局破获团伙系列电信网络诈骗案
相关分类
精彩导读
关注我们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爱我城市 ( 晋ICP备16003009号-1 )

GMT+8, 2017-12-16 09:31 , Processed in 0.124874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爱我城市网 X3.2 i5CS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